不安全感,是情人间最糟糕的情感 | LsevenTT博客-站群哥
   

LsevenTT博客-站群哥

认真你就输了

不安全感,是情人间最糟糕的情感

睡不着吗?没关系,把我常讲个故事给你听,吧恋情的终结就像他来的时候是一瞬间的事,只是哼着旋律,简单的歌,缠绕的音符就像是牵着的手,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在街上走走,然后忽然之间就走出了对方的生活,不打算再经过。一起来听一下今晚的故事,吧如果不是出差,我不会去北京,不会在颐和园门口吹冷风,不会嘴里叼着一根中南海,绕昆明湖挤来挤去,对着结冰的湖面行动信息,怎么连个卖玉米棒子的摊都没有,或者联想到明天报纸上,搞不好会显出差妇女叉叉叉在颐和园冻死,而要不是颐和园人多天冷,我不会点开地图找附近的咖啡店,不会一眼看见她的学校!不会萌生不如去看看的念头,因而撞见!

前男友所谓天冷不利于思考,这话没毛病,我扑哧扑哧流鼻涕去到那所学校,才发现那学校最小小到你在十分钟之内就可以走完两圈,我打算离开那个鬼地方,这个ID1杯热可可都买不到的鬼地方,可惜还没等我走出校门,迎面走来的人怎么看怎么眼熟!
多块钱了,不然我们哪里会碰上。I找个地方请我喝一杯热的,吧还没等他开口,我就先抛出了橄榄枝,我笑出一脸褶子,你表示我的真诚。在北京,毛呢裙和打底裤是我瑟瑟发抖。站在地铁里,进店热的裙子内衬滋滋作响,头发丝和呢子大衣粘在一起,怪难受的!
进店是这样烦人的很,我不喜欢经典是因为我不喜欢纠缠不休。坦率点说,真正爱过的人最好将来都不要再相见,送到分叉路口就别回头了,这会是感情具备一种假象的圆满。所以和他分手的几年里我们断绝交往,彻底摸烟少抽点,好好好!

您会掉到手背我才回过神来。两个坐在咖啡店的人闪躲彼此的眼睛,谈论一些有的没的话题。其实现在抽的少了,你来北京怎么不多穿点?我赶时间吗?那你来北京怎么不找我呢?因为我没你电话号。我觉得自个是晴天白日下撞了鬼。说不尴尬是假的,他敷衍的笑起来,好像换号了,哼也没来得及跟你说。流动的暖气与他的语言是时间凝固。在这尴尬的瞬间,我特别想盖上被子睡一觉。没错,跟他睡觉。想起那些年里异地情人相见,总有太多话要聊,因而我们把一些风流事抛却脑后,躺在床上,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。我们总在聊天,从一岁到十岁,再从十岁往上,一年年地说,从肉体说到精神,从少年往事说到家长里短,说说说说,到后来也就无话可说。我刚才是颐和园,昆明湖的水都结冰了,船停在旁边没多大意思。在他面前我虽然拘谨,话却多了起来。唉我们以前划船的时候人没有做过,还能买到玉米。我记得那时候啃着热气腾腾的玉米棒子,看黑白气的,北京老百姓挺带感的。他点头说,去颐和园不划船是没意思。接着他又抿了一口茶,啊我最近一直在往学校跑,给那个剧组挑演员,碰见你也是奇怪了,这有什么奇的电影不都这么拍,呢对了。你知道娄导的新片嘛叫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。名字也是一言难尽。听说了,但我还是很期待的。

不安全感,是情人间最糟糕的情感

依然是那些年龄。异地情人相见,总沉浸在娄烨颐和园中,故事,终于红河州委在昆明湖上泛舟,镜头其余百分非带我去昆明湖泛舟是有理由的。我记得当时是个上午,一片鸟声中我们交换唾液和舌头,光明正大。也是在我有限的生命经验里,上午10点是最接近爱的时刻,我突然记起与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那是去北京参加电影节,在沙龙上陌生的观看着围坐讨论400击。我注意到有个男生,他一句话也没讲,点烟的姿势尤其好看。恋情的开端就是因为一根烟头,他把我整个心都点着了。沙龙结束后,我一个猛冲就追上去,拉住他的手臂说,嗨我们去海边吧像400击里的男孩一样,抽象湖边无际的大海,特别有小说情节。他当时鄙夷的看我,非要走,我扯着他偏不松手,在我搬出各种虚无的名头,比如我是某个知名小说家之后,才终于死皮赖脸讨到他的电话号码。接着在电影节有限的时间里,天天对她表白,没完没了的聊天。我们智者坦率勇敢地相爱了。你问最后去海边了吗?没有。陌生的男人和女人,一旦看对眼,就像从地底下挖出的文物,捐不上的画面都模糊不清了,要用很多很多句子去填补它。我们像是文物修复一般去恋爱,研究性的接吻,凑在一起讨论性与爱的比重,讨论关系如何才能长久。我一定是一次爱的太用力了。

物极必反。当初分手的理由实在很可笑,那时我出门旅行,一整个月不曾联系他他,赌气似的也跟组拍摄于整个元不曾联系我。我们不像战,却也不热衷腻歪,两个不曾争吵的异地情侣,在旁人看来不是真情人。平淡与忙碌的生活使我们陷入怀疑无聊缺乏爱意的泥潭。分手前,他曾经来找过我,一次想到颐和园,有一段是在武汉取景,他一下火车我就带他去长江大桥和司门口,好似过期矛盾都不存在似的,我们装模作样地讨论着电影,不提之前的冷战,炎热气候,一碗热干面,直天三勺辣椒油,他就拿出了眼泪!明明不喜欢吃,还是一口豆浆一口面的通通咽下,多么可爱的男孩子是可爱的。我带她去户部巷吃烤串和酸奶,牵她的手去江边吹风的满脸大汗,说武汉怎么这么黏糊糊的,我笑得很开心。我问他怕热的男孩,你来武汉干什么?呢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喜欢你,我说是,啊所以我来看你了,我又说可是我还是觉得你不喜欢我。他沉默了很久,然后说其实我我也觉得你没有那么喜欢我!所以是对爱的不确定,使我们互相怀疑,既然恋不恋爱都没查,那还在一起做什么,呀他对我这样说着,与我分手了。

可以算是长江大桥和平分手协议,签署政治意义上的合约。是的。我们冷静的客观的分析国情,其实你不喜欢,我我也不喜欢,你,今日起我们一分为二,彼此独立,爱不复杂?复杂的是人类。嗯要是把三年的恋爱画成一张纸方图,那一定是从无限极高的一点猛然下滑的曲线,流畅的线条结实关系会死亡,而温情和习惯会取胜。总之我们太快地消耗爱情,把该说的话一次性讲完,失去热情,即使失去了双方共识,唉只剩下无限的善意!

我站起身拥抱他,不早了,我该走了。嗯是时候对我依然固执的理想主义男孩说,再见了!

她点头说好,嗯好,我帮你叫车。你最好先去买点衣服,然后回酒店。北京的晚上特别冷,不用不用之后开会都在市内,它还是那么可爱。我们分手那天删掉彼此的电话,我们重逢之后再次分开,连微信也没有家。不安全感总是情人间最糟糕的感觉。我其实一直很想对心底那个站在长江大桥冒着汗的男孩子说,虽然到现在依然我不清楚爱是什么,那时候的我是喜欢你的。真的。今晚的故事,你玩,啦你是在哪一刻觉得自己失去了爱情呢?你又想起了谁?

  • Unique Post

相关阅读

评论被关闭